杭州有家122岁的中式服装厂 他们在坚持和革新之

来源:网络整理日期:2019-06-14 浏览:

  如今,她的想法有点变化。“我们没有精力开网店,还是以量身定制为主。”

  后来,老包把店重装,服装也换成了主打的旗袍,目的,就是要打破过去维持的状态。

  日常一点流行一点

  G20杭州峰会时,利民也曾有意向为夫人们设计旗袍,但最后因为要量身定做的问题,“没有上”,小包笑着说,“照我们的速度,等我们做出来,她们都回去了……”

  包蕾妍又拿出两件今年十分紧俏的镶拼旗袍,一件雾粉色,一件宝石蓝,前胸和衣摆的大图案是电脑喷绘印花,花样很复古,而肩颈袖口处又是另一种真丝材质,“一个花色拼一块纯色,今年做得很多,几件同款的孔雀绿,已经卖光了。”

  年轻顾客多了很多

  这也是振兴祥从不担心“数字”的原因。

  90后包蕾妍接手“振兴祥”,已经两年多了。

  前几个月,有个老外特意跑来店里,要做一件长衫马褂,特别传统的一扣到底式。

  两年前,钱报记者也想过,传承,会不会是这家老字号也将必然面临的问题?

  父女俩的坚持

  高端,是利民的底气,也是底线。

  小包自黑:“高定手工,不可能追求大销量。不知道的人会想不通,怎么一年就卖几件几十件衣服。”

  “这件是我们的经典款,卖得超好。”包蕾妍说,只要去参展,我们就拿这件出来。这件旗袍长时间做样衣,除了局部牡丹绣花有点磨毛了,整件衣服非常挺括,没有任何皱巴巴的地方。

  记者手记

  所以,店里现在出了类似灰绿旗袍的日常款,没有大面积的绣花,只在领口绣一点小花。

  包蕾妍发现,这两年比较明显的变化是,十几岁的女孩子多起来了。

  浙江在线6月10日讯 “不要拍我哦,今天没穿旗袍啦。”

  “今年工厂又搬了,原来的厂房拆迁,我们现在搬到经纬产业创意园了。”小包厂长接手没两年,就经历了两次工厂大搬迁,有些哭笑不得,“要再拆我也没办法了。”

  其实,这是爸爸多年来的一个愿望,要开一家服装博物馆,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如今,这些只看不卖的“老古董”成了“振兴祥”和其他旗袍店最不同的地方,一家百年老店的岁数和记忆,全在里面。

  在杭州,这几年国风流行,旗袍店也开始多了起来,但利民坚持走传统式,用量全部是高端真丝,而很多店更愿意走改良式的路子,旗袍偏向现代服饰,用料也不一样,比如会有涤纶。

  如果你是钱报的铁粉,每年到了六月,可能会记挂起这家店来。

  但是,它一直开着,一直都在,最近几年越开越好。

  厂里过去曾有五六十名一线员工,但因为频繁搬家,损失了一半。现在,老工人还是四五十岁居多,只有十几位,年轻人只有她一个。“肯定要招新人,工艺要手把手教,但现在年轻人愿意做手工业的比较少,大家都想坐办公室。”

  越来越像博物馆

  老字号里老物件

  2017年开始,老包退休,女儿小包接班,成为第七代传人。

  “工厂一直是租的,我们还是想买下一个地方,租地方总是不安稳,每次搬家都很累。比较尴尬的是,我们厂里都是做手工的老工人,都是老杭州,在市区才方便,所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而担下重任的包蕾妍,心里倒是真有两块石头,厂房和工人。

  厂房和工人

  小包说,这件一直卖得很好。“绣花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有点隆重,还需要打理,穿得也要小心,碰到尖的东西,比如戒指上的钻,容易钩丝。”

  除了旗袍,店里还有男士的唐装、休闲装。平时穿得少,一般参加重要会议、孩子结婚,男顾客也会来定制一件。

  一块水墨画屏风前,立着三位穿着高定旗袍的“模特”。展柜是新增的,放的是老底子用的工具,像顶针、皮刀、曲线板。柜子里一块三角形的“黑铁”,叫火熨斗,跟它配套的是一块长条形的“手臂熨垫”,长衫、旗袍的袖子可以穿过去,套在上面熨烫。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