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胖”的5G概念股大唐电信:坐享3G红利 败走

来源:网络整理日期:2019-06-12 浏览:

大唐电信公司总部。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从产品上看,被收购时,广州要玩拥有《傲视天地》、《屠龙传说》、《神仙道》等10款“累计收入超过1000万”的网页游戏。

5G时代的期待,还来自公司3G时代的辉煌。当年,拥有明星技术团队的大唐电信与华为、中兴、巨龙等并排称王,通信市场的“巨大中华”由此而来。而今,华为、中兴在5G时代乘风破浪,曾在3G时代尝到甜头的大唐电信却显得黯淡不少,扣非后净利润自2009年起已连亏10年,在5G概念股中业绩、技术上略显“虚胖”。

那么,大唐电信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如何发力的?

历史与现实:从“举旗手”到业绩连亏

大唐电信是国家级大型科研院所发起的第一家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自身科技成果多,且急需产业化”,在第一份年报中,大唐电信自信地表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跨界游戏:业绩承诺期后颓势难挽

大唐电信希望将广州要玩剥离出上市公司的一个背景是,近两年广州要玩的业绩连连亏损,进而拖累了上市公司财报。

“虚胖”的5G概念股大唐电信:坐享3G红利 败走

上市之初的大唐电信的确星光熠熠。高管创始团队中,如今已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邬贺铨和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魏少军位列其中。二者是目前仍活跃在通信和集成电路领域的学术权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唐电信彼时的科研实力。2002年,魏少军曾以大唐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身份当选为中关村十大优秀创业者之一,并被收录至《中关村风云人物》。但在2003和2005年,邬贺铨、魏少军二人相继离职。

这已是大唐电信半年内第二次转让广州要玩股权,2018年12月,大唐电信以同样的方式挂牌转让广州要玩25%股权,但最终未能脱手。

筹谋已久:“巧用”财技甩包袱

广州要玩的第二次挂牌公告期已经快要结束。北交所公告显示,广州要玩25%股权挂牌底价为2.5亿元,照此推算,广州要玩100%股权对应价格为10亿元。

“公司值钱的家当,能卖的卖了,能重组的重组了,投资者很想知道,公司在2019年拟出什么招确保不‘返贫’呢?不是投资者多虑,翻看一下公司的‘光荣历史’心有余悸啊。尽管新一届公司领导正以刮骨去疴(投资者的原文,应为“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勇气推改革调结构促转型,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请公司捋捋,给投资者信心。谢谢!”一位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难掩对大唐电信未来发展的焦虑。

随着邬、魏二人而去的,是大唐电信的黄金时代。相较于上市初期,大唐电信的盈利能力显得后劲不足,20世纪末期尚能净利润破亿元,但2000年~2003年间持续探底,2003年净利润为亏损1.87亿元,是上市以来首次亏损。2003年后,大唐电信的业绩陷入持续波动,2004年勉强扭亏,2005年起连亏两年,平均每年亏损约7亿元,直至2007年扭亏为盈。

收购广州要玩后,大唐电信的移动互联网业务收入最高时也只有总收入的6.07%,毛利占总比42.57%,公开披露的定期报告显示,大唐电信扣非后净利润自2009年起已连亏10年。

大唐电信披露,按照收益法对广州要玩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行评估,于评估基准日2018年9月30日的账面净资产约1.3亿元,收益法评估结果为9.73亿元,增值率为652.16%。

即收购广州要玩,或许当时被寄望于提升移动互联网业务,并最终增强盈利水平。可惜,尽管广州要玩完成了业绩承诺,大唐电信的盈利能力却并未在实质上实现翻盘。

梳理大唐电信的业务发展脉络可以发现,切入移动互联网业务的初期,大唐电信专注于内容合作带动的增值业务。2010年与新华社合作开发电子阅读运营平台,设立新华瑞德,2011年时该平台注册用户破百万。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